清代疁城周文禾《鹤唳集》与太平军攻陷嘉定

日期:2018-05-02

8fd0613e64984044b38e577fe25876a6.Jpeg

《鹤唳集》全貌

近日,嘉定区档案馆征集到清代疁城周文禾所著纸质线装钞本《鹤唳集》诗稿上下二册,此书内容详实、品相甚佳。今天,小编为大家推荐由捐赠者朱明歧先生撰写的《清代疁城周文禾〈鹤唳集〉与太平军攻陷嘉定》一文,深入了解此书所述内容及著者其人其事。

《鹤唳集》原为松江朱孔阳旧藏,鉴藏印有“云间朱孔阳云裳父鉴藏(朱)”“曾经云间朱孔阳收藏(白)”“观其宝观其藏延年益寿乐且康(朱)”三方。

周文禾为清代嘉定人,字菽米,号君实,晚号江左老米、青雪老人,诸生。善赋诗,著有《驾云螭室诗录六卷》《甲子省闱琐记》等。

020d1616a2f54ba1be5665f642001120.Jpeg

《鹤唳集》扉页

此集为周文禾在“庚申之变”期间所作诗,名曰《鹤唳集》,内辑录咸丰庚申(1860)、辛酉(1861)间作诗三百八十余首,特别是“午日嘉定失守”诗,在其注疏中叙述了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军即“长毛贼”攻陷嘉定的相关过程。为了守护城邑,“嘉定冦警”四天内招募了千人义勇军与“长毛贼”战于西门,虽然这些义勇军成员大多是城内游手好闲者,不少还是漏网土匪,但义勇军勇气可嘉,众志成城,快将“长毛贼”击败时,援师赶到。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“援师”不仅没有增援义勇军,反而倒戈一击攻打义勇军,致使义勇军腹背受敌,势遂不支,嘉定城旋即失陷,温邑侯和城守熊把总遁逃而去。“援师”入城后即以红布缠首,号衣反著,完全按照“长毛贼”装束,任意劫掠,城中鼎沸,一片狼藉。义勇军见大势已去,无心恋战,纷然散去,干脆也与“长毛贼”联为一气。最后太平军、义勇军和“援军”演变成三位一体,全城皆是“长毛贼”。《午日嘉定失守》四首如下:

(一)时值榴花照眼红,无端佳节无酸风。壮夫僵走怜魂断,弱女狂奔泣路穷。一派惟横刀影乱,万家齐入火云笼。纵教欹器平如旧,杼柚应伤大小空。

(二)隳到闲闲万雉墉,娄江东去递传烽。最怜水火凭谁避,可笑侯王出自封。游釜穷魂开浩劫,跳梁小丑肆凶锋。募将无赖驱之战,败绩能无怨薛逢。

(三)兵燹凭陵到海隅,杀人如草血模糊。蹒跚白叟挤沟壑,弃委黄童载道涂。丑类凶残何日扫,王师消息至今无。开门揖盗如追咎,末减难宽邑大夫。

(四)入竹公然客抱茅,纷纷土匪遍荒郊。旁搜早见穷鱼国,威劫旋闻到鹊巢。子敬青氈宁得剩,卫庄白璧等闲抛。老夫日向江头哭,曾怨浮生似系匏。

1998a2d8db384e8a9163747ed745490f.Jpeg

《鹤唳集》之“午日嘉定失守”诗

另在《嘉定收复后书感》中叙述了嘉定收复后的官兵士卒在城内搜括劫掠比“长毛贼”更甚,收复嘉定城的领兵陈总头公然声称“不搜括兵勇何处觅食?”并令其搜括三日乃可禁。三日之后设置机构劝捐以资济城中士兵。《嘉定收复后书感》四首如下:

(一)贼子飘然去,官兵倏尔来。阴晴难一定,邢尹岂相猜。衽席魂初恋,城楼角转哀。似闻司事者,设守叹无财。

(二)收复功觕立,殷忧客未除。流民招复业,邑令侈悬书。善后思良策,吞声哭敝庐。成城孚众志,怀抱几时摅。

(三)贼尚居南武,烽还接上游。罄储搜米麦,齎盗餽羊牛。中夜拊心叹,群生满目愁。皇威期一怒,扫荡奋虔刘。

(四)叹息今兹蠢,纷纷饮盗泉。红巾看抹额,白刃敢冲坚。岂有甘心贼,偏无济猛权。协从分别治,枭獍必诛骈。

《鹤唳集》的这两首诗,真实记录了太平军攻陷嘉定的情景,感谢朱明歧先生的无偿捐赠,让历史得以重现,为后人佐证相关资料发挥了重大作用。

76e97979daf1453a9c545ca106fee765.Jpeg

嘉定区档案局(馆)长沈越岭接收朱明歧馆长捐赠之《鹤唳集》

(作者:朱明歧  整理:王遥)